400-6665-030
首页 > 微商资讯

电商平台倒闭潮背后,终是商家背上了所有

  • 作者:亿邦动力网
  • 2021-10-2615:24
  • 阅读:2470

  其实,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市场中正在发生的变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惨烈。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的社交电商、社区团购倒闭潮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从区域小平台跑路到今天的中腰部明星电商平台纷纷破产,其中受伤害最大的还属商家。


  一夜之间从富翁变成负翁的场景,在各个维权群里频频上演。


  而商家们,继续扮演着这个行业里最坚韧的冒险家在黑暗里寻找着新的未来。


  美妆店主:线上转型失败,预备进工厂打工还债


  2019年,曾在广州北京路步行街有一家店铺的阿喜,现在成了欠债300万的“落魄”人。


  “好在今年管控教育行业了,原来计划给儿子报兴趣班的钱省了,现在除了要账、处理存货,我们(夫妻两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陪孩子玩。小孩子都要玩疯了。”阿喜显得非常无奈,不过现在也只有对着孩子他才能高兴起来。


  阿喜今年39岁,前两年生了儿子,夫妻俩原本经营着一家美妆店,生活富足。而他也本应进入事业的上升期。


  不过,2020年的封城来得措手不及,阿喜被店面租金和库存搞得夜不能寐。去年5月底,一个朋友“捞”了他一把,找到了平台可以吃下他所有的库存,才让他有机会顺利退租。


  他从朋友那了解到一个社交电商平台,“只要供货平台自己就能走量,没有任何难度”。但是有一个“小缺点”,那就是账期长。小商家账期达到恐怖的90天,中大型商家账期要短一些,不过也要45天。


  家有孩子嗷嗷待哺,不忍看着老婆跟自己共患难,男人的事业心还在熊熊燃烧,阿喜虽然没做过电商,但还是被说服,借钱找货入驻。业绩增长很快,三个月就看到了回头钱的阿喜决定加大投入,四处腾挪,开始预备双11。这次投入很成功,销售额直接突破了百万。


  阿喜想再做大点,因为这样账期就能压缩到45天,当然投入也毫无疑问会增多。因为一过完春节,618就要来了,继续投入就能抬高业绩。


  “业绩是不错,260多万,但是一分钱都拿不回来。”让阿喜没有想到的是,这家平台在618后突然宣布关停,不提供任何返还货款的解决方案,加上4月5月7月的货款,阿喜一下子被拖欠300多万货款,而这些钱基本都是欠款和借款。


  巨额债务缠身,阿喜精神状态开始萎靡。


  “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心情能好点。”阿喜告诉亿邦动力,好在自己跟妻子感情好,还没出大问题,而另一家夫妻,因为欠款百万夫妻两方家庭大打出手,已经闹得以离婚收场。但阿喜从心底里无法接受妻子跟着自己平白无故受苦。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阿喜认为:“钱应该能要回来。这是被欠钱,又不是投资失败,会要回来的。”


  只是,其他同样被欠款的商家普遍认为已经拿不回货款了。


  “没有别的办法。”面对未来,阿喜表示:“先处理完存货,然后打工挣钱,哪怕进工厂也行。”


  化妆品代理商:维权、转型,要从自播翻身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Lisa身上。


  Lisa在深圳从事贸易生意,代理了多个国外化妆品品牌,已经做了6年的电商。Lisa大学学的是法律,非常注重契约精神,人脉广。


  与阿喜不一样,早在2019年底,Lisa就发现社交电商行业开始出现问题。进入2020年,各种因素累加,各家平台业绩普遍下滑。于是,Lisa果断停掉大部分平台,只保留了少数平台里的生意,但也不再做任何运营维护。


  为了维持公司正常运转,Lisa选择持续多平台运营的同时,留下了为数不多的社交电商平台。


  “本来以为能维持到今年年底,毕竟下半年还有一个双11,没想到倒这么快。618业绩还那么好来着。”Lisa叹气道。话音未落,Lisa就又在维权群里艾特所有人,开始组织商家“讨债”。


  Lisa还是踩雷了,最后运营的这家社交电商平台离场时,拖欠了自己100万货款。


  Lisa坦言,“对于我们这种中小商家来说,几乎只有社交电商平台能走量。其他平台我们也在做,都很难,一直在赔钱。社区团购也能走量,但跟我们的产品定位不一样,价格压得还很厉害,根本不赚钱。”


  不止Lisa,很多腰尾部商家都反应了相似的境遇。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社交电商平台集体退场的当下,当他们听到拼多多正在力推群买买时,第一反应还是怎么去对接。


  相反,社区团购商家却显得更加“决绝”,无论哪家新出了社区团购平台,他们似乎都不愿再尝试,理由一致——“压价压得太狠了。”


  现在,Lisa每天必做两件事,第一件是盯维权动态,第二件是盯淘宝抖音自播。她表示:“现在各个平台越来越看重价格,价格越压越低,这是在劣币驱逐良币,我们以后准备多做做自播,看看能不能行。”


  实际上,Lisa还保留着自家在各家巨头平台的店铺,即便自己不认同社区团购,也还在积极与相关平台沟通入驻。


  二代贸易商:过往不恋,加码外贸、去抖音淘金


  宁波的Jollin则要幸运得多。


  “那些频繁更换结算主体,账期还非常长的平台我们从来不敢碰。”Jollin选择的社区团购平台虽然也发生了欠款,但数额不大,一共3万,找到负责人很快就还了。


  Jollin家里长期从事国内外贸易业务,接触电商业务有十多年时间,家族资源广、经验丰富,业务模式上更靠近供货商,不是纯粹的商家。


  “2019年业务非常好,本来是要做扩张的,去问了朋友,反馈说市场还不稳定,我们就做了收缩。去年环境不好,就把所有账期长的平台关闭,小平台则停止运营投入。”Jollin告诉亿邦动力,她的生意理念是“稳”,对风险极为敏感,就算是京东这样的巨头,她们都因为账期难以控制,直接放弃了。


  对比下来,与Jollin同期做社区团购平台的另一位供应商则没有那么好运。因为他们接连碰上了三家社区团购老大哥的变动,还有大量地方小平台。其中曾经最大的一家,拖欠其货款达数百万元。


  而据他所知,还有供应商被拖欠上千万元。甚至有供应商没扛住这次突如其来的劫数,选择了轻生。


  而他,最后只“打了6折”拿到部分货款。


  Jollin因为提前一年退出了中腰部平台,在这次倒闭潮中实现了全身而退。她唯一“踩雷”的,是一家忽然宣布转型的社区团购。


  “今年3月份它业务下滑的时候我们就发现问题了,后续他们预备关闭业务、退押金、结货款,我们也都是清楚的。在得知总部当地供应商拿到了结款的时候,我们立刻就定了机票,第二天早上就直奔它们总部了。”


  Jollin向亿邦动力描述了自己惊心动魄的讨债经历,因为担心结款遇阻,她还直接在网上预约了当地的二手回收跟着一起去,以此来制造声势。最终拿到结款。


  好在,作为全国性的贸易商,Jollin家底雄厚,面向平台方的谈判筹码也更多,接收到的行业消息也更快更广,这是大部分商家难以比拟的优势。


  由于市场环境变化太快,Jollin表示,今年会把业务中心放在外贸出口,进口业务集中在天猫进口超市和拼多多。“天猫进口超市实销实结的账期相对稳定,而今年市场波动带来的大量尾货商品,则通过拼多多渠道解决。”


  与此同时,Jollin也开始做起了自有新品牌。她将新品牌的运营推广阵地选在了抖音,目前正在试水搭建中腰部主播带货矩阵。


  对于从业者来说,行业动态惊心动魄。不过投入市场的滚滚大潮中,只要心中的火不灭,新的机会永远都在,无论是对于身单力弱的个体户还是事业有成的淘金者,亦或者是资源广阔的“二代”。就像他们所相信的,只要坚持,都能找到光明未来。


特别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均由用户产生,不代表微商大脉网平台观点,感谢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联系方式:0898-65891013

  • 预计年销2-3亿 百果园“大生鲜”做得怎样了?
  • 直播带货是不是“全网最低价”,到底谁说了算?
  • 字节跳动广告零增长?翻了数倍的电商业务未必答应
  • 【小微论微商】 教你新品如何起盘造势
    【小微论微商】 教你新品如何起盘造势
    小微论微商
  • 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你拿什么侍候好你的顾客?
    获客成本越来越高!你拿什么侍候好你的顾客?
    高成本,低收入,痛!
  • 微商面临洗牌,如何转变营销方式?
    微商面临洗牌,如何转变营销方式?
    微商的起源于2013年微信崛起搭成的一种商业。整个产业的发展至今也就5年之久,为什么才发展6个年头的商业为何又要面临转型呢?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局面呢?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1、微信朋友圈被广告刷屏,搞的遍地是广告,直接被拉黑或者屏蔽,导致产品无法扩散。我们用微信起初源于朋友圈之间的社交软件,后来被各种日用品,美业的商业广告刷屏,导致微信用户有无奈,只能采取过激的拉黑屏蔽或者删除好友。但有些做微商...
  • 微商果哥到每日优鲜,生鲜行业重新洗牌,如何撬动行业的千亿市场
    微商果哥到每日优鲜,生鲜行业重新洗牌,如何撬动行业的千亿市场
    生鲜产品作为高频刚需产品,行业特别是生鲜电商无疑是具有发展潜力的一片蓝海。2016-2021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发展前景分析及发展策略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到560亿元,2017年突破1400亿元,未来几年我国的生鲜电商市场仍会呈快速增长趋势生鲜行业在最近一两年变得越来越火爆,电商更是被称为下一个千亿市场。所以,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和行业巨头加入了生鲜行业的战场,行业发展空间...